你的位置:欧华传媒网 >> 新闻 >> 意大利新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普拉托~白兰堂

热度23票  浏览40次 时间:2017年7月25日 16:15

从罗马出发,乘坐周建武居士的车,周小英和阿娟一起往佛罗伦萨驶去。途中不时看到古老的悬崖山峦上的城堡,耸立在一片空旷的草地村庄之间,空气好极了。我们一路聊着华侨们初来欧洲的种种苦难的经历,想起往日情景,他们竟然流下了温暖的眼泪,华侨创业真的是:今天含泪活着,为了明天的微笑!

中午到达普拉托普华寺,各地侨商会会长和普华寺僧俗两众列队欢迎,拜佛后参观了全寺,然后午餐,回到高尔夫宾馆入住,下午三点去普华寺讲《佛教的心灵启示》。有人提问:两眼抹黑时,如何做主?回答:本来具足,无需做主;但做功夫时有一个次第过程。没想到远在欧洲也有对禅宗的提问,毕竟是华人区吧,随喜赞叹!课后集体合影,并在普华寺与四众共进晚餐。

然后去参观了王增理先生的服装加工厂,并喝茶聊天。施昌吉开车1300多公里从德国科隆赶来,与余洪毅、黄荣鑫同学一起在王增理、程文龙的陪同下去1868年建设的米开朗基罗广场,大卫雕像神情凝重而线条流畅,屹立于山中,大有文艺复兴的余韵和气势。放目远眺,佛罗伦萨城市的风貌尽收眼底,特别显眼的是白花大教堂。教堂总是一个城市最豪华、最大气、最精致、最传统的文化精品,让人敬畏的总是永恒不变的信仰,无论世间用多少的物质财富也比不上一个民族纯洁的灵魂和道德的取向,在那里你不会指手画脚、品头论足说什么奢华和生产力,因为引导人们向善向上的奉献爱心和提升精神境界,才是人类最大的软实力。

准备返程时,凑巧遇到了意大利前总理伦齐,在广场发表一些政见的言论,同时还和普拉托市长、副市长打了招呼,王增理会长让我跟他们一起合影留念。山上的晚风轻拂,彻体清凉,晚霞淡淡地笼罩在佛罗伦萨的夜空,柔和而朦胧。人们三五成群随意席地而坐,就像家门口的夏日乘凉,人虽多得数不清有多少,但似乎宁静得天地间只有自己的亲朋好友而已,彼此没有打扰和顾忌。有几处流浪人唱着并不忧伤的歌曲,人们常说那是生活的点缀,也可谓其乐融融吧!

回来时途经市中心逛了一圈,回宾馆已经十点半了。王会长告诉我明天七点半还去普华寺用早餐,然后去比萨斜塔和五渔村参观。

早上七点十分王会长就在楼下微信我:早上好法师,我已在宾馆门口等你们。我答应他马上下楼。他陪我们一块儿去普华寺早餐,好几天没有吃到中国的稀饭和馒头了,好几个人都喝了两碗粥,吃了三个馒头,还带上一袋子葡萄馒头准备做午餐干粮来用。

小张和施昌吉开了两辆车,我们十一个人从普拉托出发直奔比萨斜塔,这座纯石结构的古塔,始建于1173年,高58.36米,重14453吨,倾斜度22.6米,是整个比萨市的主要代表性建筑和重要旅游景点,每年来此观光旅游的人络绎不绝,为这个城市的活跃环境带来了无比的欣慰和喜悦。

看完比萨斜塔后,我们就直往五渔村参观,同时联络我的发小~林炳唱,他自己十点钟开车从米兰出发直奔五渔村,他也把他的姐姐林小微和儿子林加乐、女儿林佳悦以及他侄子林加浩一起带来了。不过,发小一行五人到达五渔村火车站的时候,我们也已经参观完五渔村准备回程了,于是他也同我们一道回到普拉托高尔夫宾馆入住。

五渔村就是沿着海边的五个捕鱼为生的村庄,悬崖断臂,碧海蓝天,海水清澈见底,蓝色到了泛黑的程度。听一位华侨说他自己过去从法国偷渡到意大利的情景,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在半夜三点钟独自一个人在荒无人烟的山里往前走,只知道他的父亲(也是偷渡)就在前方那个城市的火车站里等他,但那是在山里一直往前走三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的地方。夜黑,途穷,胆怯,惧怕,心苦,一路哭着冲向前方,好在后来终于跟他父亲会合了。至今想起来,还是感受到苦和恐惧地流下眼泪。

听到老华侨们的心声,他们为了生活奔波,开辟了侨乡的大门,他们虽然苦,但也是幸运的!听他们说那些偷渡者被打死、被电死、被闷死、被冻死、被热死、被病死、被折磨死种种苦趣,后人只知道华侨有钱,却不知道华侨所受的苦难。堪比玄奘大师西行求法之艰辛,后人只知道佛经看不懂,得来之容易,却不知道古人付出了多少的生命代价,而现在连读经的热情都还需要鼓励。想来,文化的朝圣者,都是背负着汗血和热泪铸就的文明之旅途,就是为了今天你我大家的平坦而舒适,怎不令人感慨万千,感激涕零啊!

达照/

顶:3 踩: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2 (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1 (7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